黃金海岸憶童年

你喜歡海嗎?我台南老家離海邊很近,小時候常常往海邊跑,如果你知道台南的黃金海岸,沒錯,我家就住在黃金海岸後面的「灣裡」,黃金海岸這名字是後來才有的,現在的黃金海岸其實名不符實,我滿心期待它能更美,畢竟那是我的故鄉,我從小長大的地方,那裡埋藏了我許許多多的回憶…..

悶地瓜
小時候到海邊都要沿著田埂慢慢走,附近的田很多都種地瓜,我們幾個小朋友會趁著地瓜收成後,到地瓜田內挖掘「漏網之瓜」,那時候的防風林(木麻黃)很廣,我們會在防風林內的沙地上挖洞,找些木材在洞內起火,一直燒到沙子紅透了,再放進搜括來的地瓜,然後用沙子將洞掩埋,接下來做個記號,就一群人到海邊玩,時間到了,再回防風林內品嚐香噴噴的地瓜。

藏脫鞋
鄉下小孩不太喜歡穿鞋子,穿著脫鞋出門而打著赤腳回來是常有的事,可夏日的柏油路面燙的嚇人,不得已出門還是得穿上脫鞋,但一旦到了海邊,卻又習慣性地脫下脫鞋,而為了怕脫鞋遺失,我們會先找處隱密的沙灘,然後在沙地上挖洞,再將腳上的脫鞋埋藏其中,待要回家時再取出洞中的脫鞋穿上。

挖貝類
在海浪打的到的沙灘上挖個洞,趁著海浪襲來,然後用腳在洞內鑽呀鑽,就可以在洞內發現一種白色如指甲大小的小貝類(我不知其名,姑且以此稱呼),此時得迅速將其抓起,否則它又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鑽入土裡。多抓點,回家加薑絲煮湯,味道鮮美。

反攻大陸、解救同胞
我是個「五年級」生,小時候還常常聽到「共匪」這字眼,書上告訴我們,大陸同胞生活在水生火熱之中,而「反攻大陸、解救同胞」似乎也就是我們這一代的重責大任,受此影響,每次到了海邊,我總不免望著遠方的海平面,想像著對岸啃著樹皮、吃著野草的大陸同胞,你們真的好苦—–好苦。唉!是愚民教育的成功,還是我的單純愚昧呢?

好遙遠的童年,好甜美的回憶,因為濱海公路的開通,海邊的防風林幾乎快消失怠盡,而地瓜田也變成了工業區,交通的便利引來更多的人潮,也帶來了更多的垃圾,這似乎是文明難以避免的宿命。

回台南時帶孩子們到海邊玩,他們只能玩玩沙,玩玩水,他們無法擁有和爸爸童年時一樣的玩法,儘管他們也玩的很快樂。這就是時代的變遷,失去的要不回,得到的不見得是你想要的,而人總是比較懷舊,記憶中的永遠最美。

本文撰寫時間:2002年2月

No tags for this post.

5 項留言回應 給 “黃金海岸憶童年”

  1. 雲海 如是說:

    V大:二仁溪的汙染,廢五金是一大污染,再來包括養豬場及人的排泄物污染。這樣的結果是長時間的影響,以前百姓不懂什麼叫環保,只知肚子要吃飯,而政府卻總是後知後覺。

    Reply

  2. Vincent Lu 如是說:

    Vincent 2006/十月初到台南,從四草過來到安平港附近,走過木麻黃林就是漂亮的黃沙海灘…

    二仁溪旁邊之前廢五金工廠溶劑汙染太嚴重,綠牡蠣沒人敢吃,得經過好久才能洗刷乾淨些!

    Reply

  3. 熊小山 如是說:

    啃樹皮…-_-a
    想想…這還真是當時天大的笑話,不過相信的人也不少吧..
    自從我親自到大陸看過後…
    台灣…你的前途在那呢….

    Reply

  4. 雲海 如是說:

    peggy

    啃樹皮,聽說熊熊最會了。

    那片沙灘就是二仁溪的出海口所在,二仁溪是目前全台污染最嚴重的溪流,記得小時候,舅舅還在二仁溪河口處釣魚呢。

    Reply

  5. peggy 如是說:

    雲海大哥
    我們六年級生也是聽著共匪的字眼長大的啊!
    只是大概只在國小吧!好像並不是那麼在意

    不過每個國家都有進步的城市也有落後偏僻的鄉鎮
    啃束皮、野草…搞不好真的有這樣的地方

    記憶中永遠都是當初的最美吧!
    等你的小孩長大可能也都會記得爸爸帶他們去的海灘很美

    Reply

留言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