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縱走筆架連峰

2011.05.01(日)天氣:晴、傍晚轉雨

筆架連峰位於木柵與深坑交界附近,呈東西走向延伸至石碇,主峰筆架山高度584公尺,其東稜有高度527公尺的炙子頭山及高度400公尺的西帽子岩,西稜與高度678公尺的二格山相連。

筆架山、黃帝殿與五寮尖號稱「北部三大岩場」,坡度陡急的峭壁與瘦稜為其共同之處,戰戰兢兢地行走於稜線之上,時而跨上稜刃,或腰繞岩壁上下盤迴,甚為驚險刺激。

攀登筆架連峰一般是由石碇上山,視個人腳程與體力不同,可選擇中途下深坑或縱走筆架連峰後由綠豆湯鞍部下木柵,也可以再多花一個小時由綠豆湯鞍部上登二格山來回,仍下木柵草湳。連峰縱走路線中有好幾處叉路可以下至溪邊寮山及山羊洞後出烏塗窟,但因公車班次不多,時間較難掌控。

淡蘭古道石碇段(外按古道)開通後,攀登筆架連峰多了另一選擇,在連稜縱走之前,可以先走段平緩的古道熱身。

此次由雙溪口入山至草湳下山,含休息拍照時間,約花費7個多小時,算是健腳路程,登山新手,還是得考量自身的體力與腳力並與有經驗的嚮導同行比較安全。

欲至雙溪口,可在捷運景美站二號出口,過小巷子至對面道路搭乘往石碇的666公車,但因666公車班車較少,故也可選擇搭乘660公車,不過,660公車只開至石碇高中,下車後,須再步行約15分鐘至雙溪口。

凌晨06:30,雲海背著背包,騎著單車出門,約莫七點來到木柵復興派出所,停好單車、在公車站牌旁的豆漿店買早、午餐,此時見石斑魚騎機車來到。雲海與石班魚買好餐點後,等候好一段時間,在660公車過後不久,666公車也隨之而來。

當666公車行經深坑,雲海接到JD的來電說,因為久等不到666公車,故他改搭660公車,預計於石碇高中下車後,再步行至雙溪口(石碇溪與永定溪在此匯流成景美溪)。掛掉電話,雲海猛然想起,JD該不會是搭乘666公車進站前不久才開過的660公車吧?雲海回撥手機給JD,原想要JD下車後再改搭後面的666公車,豈知,就在通話的當下,660公車剛好開到終點站(石碇高中)停車,而雲海與石斑魚所搭乘的666公車則從其旁呼嘯而過,眼睜睜地望著站立於660車廂中的JD苦笑呢!就這樣,JD多花了15分鐘由石碇高中步行至雙溪口。

當參加者一一來到雙溪口集合後,卻獨陋了Molly,撥手機給Molly,才發現其人還在捷運木柵站等著666公車的到來,班次稀少的666公車錯過一班,至少要再等三十分鐘啊。雖然Molly嘴裡要我們別等她,她會自行跟同在捷運木柵站等車的山友一起登山去,但雲海終究放心不下啊,在徵求其他成員的同意後,請JD帶領其他成員先行出發,雲海與石班魚則等候Molly來到後隨後趕上。

而行程就在Molly到達後正式展開…

由雙溪口出發後,得先經過橫跨石碇溪的淡蘭吊橋。

路旁的蒲公英上頭發現了一隻毛毛蟲,這又不知是誰家的小孩了?

淡蘭吊橋下的石碇溪

走過淡蘭吊橋,與先行的伙伴們在景觀台上會合,繼續今日的行程。回望淡蘭吊橋,目前遊客尚少,不一會兒,遊覽車載來的遊客將魚貫而入。

爬上木梯

近來,外按古道已成為假日的熱門旅遊景點,而大部份遊客都只是走淡蘭吊橋跨越石碇溪,然後再由外按橋回到石碇溪右岸。

沿著國道五號橋墩旁的外按古道前進,古道大致沿著石碇溪左岸上行。

左轉過外按橋,越過石碇溪,可回到縣道106乙。

苦苣菜是常見菊科植物,根據中國歷史記載,每逢大災之年,神州大地稻田無穀可收,苦苣菜就成了人民們的救命植物。

古道旁的石塊上,刻了「古道尋幽」

繼續前行,「古道尋幽」去。

遇見落於古道之上的美麗油桐花。

來到另一處平台,在這裡記得要左轉繼續走古道,而非由階梯往上走。

渺小的通泉草整群開在路旁,吸引遊客的目光。

夏枯草是很有意思的花,因為夏天就會開始枯萎所以叫夏枯草。本草綱目記載:夏枯草的功用是清肝明目,用瘀消瘤,還有利尿降壓的作用。

走在泥土步道上才有走古道的FU啊!

石碇溪上的大石頭

水芹菜,是生長在池沼邊、河邊及水田的水生保健蔬菜 ,以食用嫩莖和葉柄為主。

水麻,常見於開闊的原野、溪流邊、森林的灌木層等。莖皮纖維可製繩索,成熟的果實,被稱為柳莓,清甜可口,可食。

這一段的外按古道採木棧道建築於石碇溪畔,木棧道盡頭處也是外按古道的終點。

外按古道終於員潭子坑橋,橋的這端立有筆架連峰導覽牌,這裡右轉上坡可接筆架連峰登山口;左轉過員潭子坑橋,可接石碇西街,經筆架連峰的傳統登山口,抵石碇國小及老街。

在上圖右轉上坡,遇此叉路時,還是一路直行,筆架連峰的登山口就在白色轎車左方路旁處,相片中,右叉路上坡盡頭處有四位山友,當下並不知這些山友的目的地為何?後來他們自行發現走錯路,回頭後與我們在農家相遇。

Molly在筆架山登山口。

由登山口一路逶迄而上,走入山林之中。

整個筆架連峰,不時可見這樣的里程碑。

來到最後農家,一如往常,農家主人會邀請登山客喝茶,阿伯雖說喝茶不一定要買茶葉,但還是不時推銷自製的好茶葉呢。

一陣小休後,背包上肩、大伙陸續離開農家,準備面對今日最操的一段路-陡上稜線。

從農家出發後,一般腳程,約莫三十分鐘可上至稜線。

上至稜線,山風輕吹,好不舒服。這裡取左叉路可以直接下山至石碇,雲海指著叉路跟大伙開玩笑地說:「不想繼續走的,可以從這裡下山至老街、吃豆花!」,大伙嘴裡雖然說好,但雲海知道大家心裡面還是渴望挑戰筆架連峰、挑戰自己^^

休息時,來了一位女姓山友,這位健談的女性山友跟我們聊起天來,石斑魚問這位女性山友:「聽您說話的感覺,應該是位主管!」,女性山友回應說:「以前都是我猜別人,沒想到今天換別人猜我…」,話中之意,石斑魚猜對啦!

女性山友說後方還有一對姊妹,雖然她與這對姊妹互不認識,但因為走在前後,故女性山友還是向山下喊了聲,關心一下這對姊妹的狀況,而這對姊妹最後在炙子頭子趕上我們,且當她們連走二格山回到綠豆湯鞍部時,我們也才剛到達綠豆湯鞍部呢。

追隨女性山友的腳步,我們也啟程展開筆架連峰的縱走行程。

落葉繽紛的登山步道。

時而走在叢林之中。

時而穿林而出,走在岩稜之上。

稜線上,望下方的國道五號,馳騁在高速公路上的汽車宛若火柴盒小汽車。

再度登上岩稜。

紫花藿香薊原產於熱帶美洲,全台平地到處可見,幾乎全年都可開花,在筆架連峰稜線上,也見到其蹤影。

前方山頭即是炙子頭山。

岩壁上的繩結,確保山友的安全。

路標上寫著,至「炙子頭山」有2200公尺,但只要5分鐘?別傻了!這數字5的左邊有個不甚清楚的數字,究竟是數字的白漆被搗蛋鬼給塗掉了?亦或是有人想校正這錯誤的5分鐘?就不得而知了。

在一個多小時的奮戰之後,終於登臨炙子頭山。我們在炙子頭山會合吃午餐,聊聊山中事,這是愛山人身在山林之中的最大樂事。

在我們後方的那對姊妹在炙子頭山趕上我們,讓了張木椅給他們用餐,用餐完畢後,這對姊妹正式超越我們。

拍完炙子頭山頂的導覽牌,開始往下個目標-筆架山前進。

華八仙為了繁衍,吸引昆蟲前來傳粉,演化出兩型花,一是可孕性花,另一則是裝飾花,四片白色萼片就是所謂的裝飾花(假花),相片中黃色部份才是華八仙的真花。

往筆架山前進中。

每次來到這裡,不知為何?總會特地為此梯子拍一張相片。

假菝葜,名字中雖帶有「假」字,但並不代表它是山寨版的菝葜,它與菝葜是從共同祖先演化出各具特色而成為獨立的「種」。

筆架山在望!

雙扇蕨,宛若一支破掉的雨傘,因此又叫「破傘蕨」。雙扇蕨出現在地球的年代比恐龍還悠久。

離筆架山頂更近了。

又是一個多小時的奮鬥,終於登頂筆架山。

翠民與其朋友合照於筆架山頂,至於右邊那位JD先生,就給他視而不見好了(因為電燈泡太亮了)。

在筆架上頂回首來時路,稜線之上留下了我們的足跡。

JD於筆架山頂。

石斑魚於筆架山頂。

雲海於筆架山頂。

Molly於筆架山頂。

站在筆架山頂,360度的環繞視野,怎麼看都美,登高望遠的飽足感油然而生。

往七星山方向望去,今日台北盆地似乎被蓋上一層霧,此時由面天山、大屯山、七星山直至五指山稜線宛若漂浮於雲霧之上的小島。

離開筆架山頂,下到登山步道,這裡立了面導覽牌;雲海憶起約莫五年前,在這裡巧遇國小同學呢!

哥倆好,寶一對。

繼嬻往綠豆湯鞍部前進。

過了筆架山之後,登山步道旁的指示牌均標示往二格山。

當見到這指示牌,表示已到了綠豆湯鞍部。

這是由綠豆湯鞍部往筆架上方向的指示牌,這裡是單攻筆架山最近的路線。

在綠豆湯鞍部遇見於炙子頭山午餐後先行的那對姊妹,她們已登二格山O形來回,而我們之中並無人有力氣與慾望再上二格山,反正二格山也不知走過幾趟了(只是藉口罷了,呵~)。

在綠豆湯鞍部休息後,開始往草湳下山。叉路口,我們選擇下草湳大榕樹。

下到阿柔洋產業道路,拍張合照,往下還要踢一小段柏油路至草湳大榕樹,這也是今日所拍最後一張相片。

下到草湳大榕樹,大伙至榕樹旁的飲食店買飲料,冰冰涼涼的蘋果西打一罐下肚,頓時暑意全消。

再沿產業道路往下走到草湳橋,等候公車到來,各自選擇最方便的車站下車返家,結束今日的筆架連峰之旅。

延伸閱讀:

Tags: 假菝葜, 夏枯草, 外按橋, 水芹菜, 水麻, 油桐花, 淡蘭吊橋, 石碇溪, 紫花藿香薊, 苦苣菜, 草湳橋, 華八仙, 通泉草, 雙扇蕨

6 項留言回應 給 “2011縱走筆架連峰”

  1. 洪少飛 如是說:

    雲海大,我住在台北松山車站附近的永吉路啦!

    大山的活動,我還不敢去,目前先走走郊山來練習!

    Reply

    雲海 reply on 一月 8th, 2012:

    我爬郊山五年後,才接觸第一座高山(玉山)。多點郊山經驗後,再往中級山及高山前進,漸進式會比較好。

  2. 少飛 如是說:

    雲海大,這是少飛,
    你好像常常在登山健行啊!

    我是最近才要開始練習!

    Reply

    雲海 reply on 十二月 22nd, 2011:

    歡迎少飛加入登山行列,體驗有別於單車的視野。
    少飛是住那裡?

  3. jones 如是說:

    蒲公英得那張不是蒲公英,是菊科苦苣菜。
    野當歸那張是繖形科水芹菜。
    何種拔契?是假菝葜。

    Reply

    雲海 reply on 六月 20th, 2011:

    謝謝行大,這次錯三種花名,實在太笨了,呵呵

留言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