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空林道的夏日清涼

2011.07.24(日)天氣:晴

原本今日是約騎草湳越嶺至北宜南邦寮,但昨日台北37.2的高溫創下今年記錄讓雲海為之卻步。 昨日傍晚,JD來電確認行程,雲海告知改為登山活動,畢竟這麼熱的天氣,騎單車實在是不智之舉啊!那要去那呢?酷夏,當然是要找有水的地方比較清涼,於是先敲定去過多次的三峽雲森瀑布半日遊。

07:00,在捷運景安站與伙伴們會合,此行有Andrew、安東尼、JD及雲海四人,由JD開車經二高,下土城交流道後接台三線往三峽前進,依照慣例,我們於台三線與滿月圓叉路口前的早餐店用早餐,用餐完畢再開車轉往熊空前進。

今日仍是延續昨日的高溫,途中,雲海建議改走熊空林道,山友們通常借道這條林道登加九嶺、竹坑山,甚或由更遠的獅子頭山縱走而來,再走熊空林道下山。但此行定位為避暑行程,因此,我們將只單純健行熊空林道。

經過熊空候車站,續往前開,直到道路盡頭,即是熊空橋所在,九點左右,此地已停滿各式轎車,在這炎炎夏日,民眾選擇來到溪邊消暑,但大多數遊客只在熊空橋周遭遊憩,而熊空林道內的避暑秘境則留給我們這些熱愛登山的識途老馬。

熊空溪為大豹溪的上源之一,有名的熊空越嶺紅河谷,一路上會不時渡溪,游移於熊空溪兩岸。

在熊空橋附近停好車,走過熊空橋,沿著熊空林道緩緩上行。背陽面的熊空林道生態豐富,我們走走停停,隨拍生態。

「瘤喉蝗」俗稱蚱蜢或草螟仔,體色綠色,具縱向排列的黑色斑紋。明顯的特徵是翅膀側生。主要以禾本科莖葉為食,也常將姑婆芋、美人蕉及冇骨消等植物咬得千瘡百孔。

這蟬兒不論我們怎麼拍,總是無動於衷,難道是…

澄澈的天空,清晰可見明月高掛於天邊。

渦輪引擎的旋渦網是棘渦蛛的傑作。

螽斯與蝗蟲分不清?螽斯觸角細長,甚至比身體還長,身體顏色不是綠色就是褐色系,所以下圖中的主角為螽斯。故宮最有名的典藏-翠玉白菜上面有二隻不一樣的蚱蜢,其中一隻是蝗蟲,另一隻為螽斯。

熊空林道有山路可上切加九嶺山,憶起那一天雲海熊空越嶺紅河谷時也曾順登加九嶺山,或許改天來個O型連走,單攻加九嶺山。

通常山友們只是借道熊空林道登山,而這條林道也是車友們Off Road的熱門路線。

涼爽的熊空林道,綠光乍現!

不急不徐地走著,約莫兩個小時,我們來到林道終點處,路旁有清澈的小溪流經,這是熊空溪的支流。我們在此卸下背包與鞋子,赤腳入溪享受這難得的夏日清涼。

上周才由香港出差回國的JD為我們帶回有名的雞蛋卷,加上甜到不行的西瓜,讓此行充滿濃濃的幸福味道。

先將西瓜置入溪水中冰涼一下

此行特地背上腳架來拍攝溪流,找好位置、架上腳架,心理冀望著站在前方與隊友們聊天的他隊山友能移動腳步,只是,苦等幾分鐘,算了,還是先按下快門再說吧。

雖然架上腳架,但相片看來有些許晃動感,方才憶起,忘了關閉VR(防手震),藉此再次提醒自已,下次用腳架記得關VR

熊空溪支流一隅

謝謝JD為我們背來西瓜,而這切瓜的重責大任當然也委由JD之手。

來張切瓜連拍,光看那發亮的紅色,即可感受到這顆西瓜中的極品是多麼的甘甜啊!

這是雲海在山上吃過最甜的西瓜,而這是來自於幸福推手JD。

失根的落葉,飄浮的一生

短腹幽蟌是台灣特有種,常見於低海拔的溪谷裡,宛如溪谷裡的艷紅精靈。幽蟌(ㄘㄨㄥ)是豆娘的一類,有著比蜻蜓纖細的身材。

清澈見底的熊空溪支流,有著美麗的倒影。

休息一個多小時,儘管依依不捨,但也該整理背包準備下山了。

雌性人面蜘蛛的腹面

熊空林道位於背陽面,因此氣溫涼爽,中午時分,陽光穿透林間,灑入林道,而產生迷人光影。

這隻鍬形蟲緩緩爬過熊空林道,還好眼尖的Andrew提醒我們注意腳步,以避免成為我們腳下亡魂。

回程下坡,行走速度比去程時來得快。途中,我們遇到了一位面熟的車友,原來是同事Jack騎單車上熊空林道,聽說這還不是第一次呢!與Jack寒暄幾句續往下走回熊空橋停車處。

中午時分,天氣炎熱,宛如將我們從秋天拉回夏天。告別清涼的熊空林道,搭車回北,結束這幸福的夏日時光。

Tags: 人面蜘蛛, 加九嶺山, 棘渦蛛, 熊空林道, 瘤喉蝗, 短腹幽蟌, 螽斯, 鍬形蟲

留言回應